Untitled Document

愛滋病的歷史

1984

香港首宗愛滋病病毒感染的確診案例為1984年。這些年來,我們欣慰地見證著有關愛滋病的防治工作不斷向前邁進。早於愛滋病確診案例發展初期,我們只能為瀕死的病人提供善終服務。至今,治療愛滋病的方法是採用混合藥物治療,運用多於一種藥物組合以作治療,使其發揮更大的效力,有效地控制及延緩病情進展,延長壽命。
line

1985

1984年12月至1994年12月期間,231名血友病患者中有63名被確診為愛滋者感染者。感染原因可追蹤至1985年8月,當時,血友病患者因接受並未有安全熱後處理的凝血因子而感染。這班同時患有血友病及感染愛滋病病毒的病人,他們在學業、就職、與家人朋友關係上有明顯及嚴重的心理影響。至今,只有11名感染者(17.5%)確診為愛滋病患者。對他們而言,藥物治療、心理及財政支援均是不可缺少的。
line

1986

1986年5月,國際病毒名稱委員會建議將愛滋病病原體的逆轉錄病毒一概稱為「人體免疫力缺乏病毒」,簡稱HIV。感染者受病毒感染後,體內的免疫系統會逐漸減弱,身體會容易受到一般健康人士不會致病的病菌所感染(稱「伺機性感染」)及癌病的侵襲。愛滋病病毒同時在人體體液中游走及入侵免疫細胞 ,透過輸入感染者的血液、精液、陰道分泌物及母乳而傳染他人。
line

1987

1987年八月兩名世界衛生組織的愛滋病規劃署公共資訊專員於瑞士日內瓦首度構思「世界愛滋病日」。這日子隨即更廣受國際公認,以提供機會讓大眾關注愛滋病、悼念已離世的患者,並為增加治療渠道及防治服務的成功而喝采。可惜,社會上仍然存在各種歧視。大眾往往因不理解愛滋病感染者的處境及對感染途徑的無知恐懼,為愛滋病冠上不必要的「污名」。
line

1988

儘管愛滋病於不同國家的關注及主要受感染的途徑均有不同,但世界各地對於愛滋病仍抱存偏見及歧視。標籤的形成,分別源於種族、外貌或性取向的歧視外,更將之直接聯繫至普遍社會不接受的行為,如賣淫或吸毒。
香港早期有關預防愛滋病的宣傳推廣中,往往以死亡金字塔為標誌。但本會服務的對象中,不乏兒童被母親感染、夫妻互相感染或血液感染的個案。根據調查所得,百分之六十的愛滋病感染者者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鬱症。line

1989

隨著許多西方國家在新增愛滋病感染個案上有穩定的趨勢,本港的新增感染比率卻不斷上升。根據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於2013年第二季公佈,該季度的新增感染數字為123宗。自1984年以來,即累積有6,045宗愛滋病病毒感染個案。感染數字較去年同期增加了17%,反映每日多於一人受感染。有見及此,我們更需要採取行動,阻止病毒擴散。
安全性行為是預防感染愛滋病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line

1990

香港愛滋病顧問局於1990年成立,其功能為積極地參與有關本港愛滋病的規劃工作。儘管愛滋病的普及性較低,公眾對其病症的印象往往偏向負面的評價,顯示愛滋病帶來的社會問題比醫療方面更甚。傳媒的報導更著重於非醫療方面的問題,例如受感者的恐懼、性工作者或其他高險人士感染風險等。line

1991

紅絲帶是代表關注愛滋病的國際標誌。戴上紅絲帶即表示你對愛滋病感染者的關心和接納。
1991年在紐約市,一個名為Visual AIDS Artists Caucus的藝術家團體,他們希望創造一個徽誌,以表達對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愛滋病患者及其照顧者的關懷;這群藝術家被當時人們四處繫上黃絲帶,寄盼參與戰爭的官兵平安歸來的習俗啟發,選擇了代表血,激情,忿怒及愛的紅色,創作了紅絲帶徽誌。line

1992

1992年,英國牙醫Mike Sinclair為香港首位公開承認其滋病感染者身份的病人。在病況的末期,不同的中國籍醫生、護士及愛滋病官員均對他日漸衰弱的身體狀況作出不同的評論。即使前港督彭定康夫人與他的合照受到廣泛報導,其形象仍被標籤為孤獨,絕望的標誌。
雖然現今社會對愛滋病的觀感已較往日正面,對我們仍要努力不懈地堅持對抗此疫症。

line

1993

愛滋病信託基金成立於1993年4月30日,目的是對受愛滋病病毒感染的血友病 患者提供援助、加強醫療和支援服務,以及加深巿民對愛滋病的認識。
基金由特區首長委任的愛滋病信託基金委員會管理。委員會轄下有三個小組,分別是愛滋病特惠補助金小組、醫療和支援服務小組及宣傳和公眾教育小組,負責審議各資助申請書,並向委員會提出建議 。
香港的感染率由個位數字增至雙位數,去年更高達百分之十七,但由於資金有限,許多非政府機構均需要向公眾或其他機構籌募捐款,以維持運作。line

1994

在1994年,愛滋寧養服務協會在愛滋病信託基金政府委員會及凱瑟克基金支持下成立,目的為愛滋病感染者及其照顧者提供支援。當時,愛滋病並未為大眾所認識,亦被誤為高度傳染性疾病及能在非身體接觸的情況下受感染;由於愛滋病病毒的藥物仍未研發,感染愛滋病病毒尤如被宣判死刑。本會的家居護理服務藉著舒緩病人及其照顧者的情緒,幫助他們渡過困難時期,讓患者具尊嚴地走到生命的盡頭,其照顧者更可透過輔導舒緩喪親之痛。line

1995

研究證明抗愛滋病病毒藥物治療能有效地改善活存率,減慢疾病的惡化及降低愛滋病病毒傳染機會。感染者服用愛滋病病毒藥物治療及配合相對的關顧及輔導服務下,能將感染者將病毒傳染至未受感染的伴侶的機會率可低至百分之九十六。
雖然現今的醫學進步,約百分之四十的愛滋病感染個案是在患者因免疫力下降而產生併發症後才發現受感染。許多感染者,特別是女性,都是較後期才察覺自己從固定的性伴侶身上感染愛滋病病毒。另外,約百分之三十的愛滋病感染個案均未有與本地的公共愛滋病診所跟進病情發展。
多點關心,照亮人生。你的一分力量,可以幫助推廣預防愛滋病和減輕社會對愛滋病的偏見。

line

1996

1996年,何大一博士發明了「高效能抗病毒治療」(俗稱雞尾酒療法,HAART)。有關治療是透過不同的藥物組合,襲擊感染者體內處於生長期不同階段的病毒,從而抑止病毒的複製,維持身體的免疫力,避免可致命的伺機性感染。
「雞尾酒療法」的出現將愛滋病由絕症演變為慢性疾病。要達致成功的治療,患者必須嚴格遵守服藥規條,定時、定量、準確服藥,貫徹服藥計劃,才能減少治療失效及抗藥性的出現。line

1997

愛滋病病毒主要是侵襲人體的免疫糸統,使其功能逐漸受到破壞,徵狀比一般的疾病更為嚴重。患者服藥後,大部份的身體狀況會出現不同程度的變化,部份患者更會出現脂肪轉移的症狀。他們往往會自責、自我價值偏低、失去自信,更甚者認為自己是罪有應得。愛滋病感染者在初確診的階段,他們需要家人及朋友的接納與支持,讓他們可以走出困境,接受適當的治療。line

1998

香港愛滋病服務機構聯盟成立於1998年2月。聯盟成員包括於香港提供愛滋病服務的機構或支持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病患者及弱勢社群工作的機構。聯盟成立的目的是為了加強會員機構間的溝通及倡議香港愛滋病病毒/愛滋病的政策問題。
雖然香港設有完善的制度控制愛滋病病毒的擴散及支援愛滋病感染者,但我們仍需要確切地執行有關的關顧服務,改善愛滋病感染者的健康狀況及減少其併發症的機會,以助減低愛滋病病毒感染的感染機會。line

1999

愛滋寧養服務協會自1999年起為開始為愛滋病感染者提供復康服務。本會的物理治療服務幫助他們維持獨立的自理能力及減低其身體受永久損害的機會。當他們的身體機能得以改善時,其生活質素亦可因而提高。強健的體魄亦有助他們以最少的障礙重新投入社會。
本會的物理治療復康服務提供全面的關顧服務,改善患者的身體狀況,百分之九十九的患者能夠因此而戒除止痛藥。此外,他們均表示本會的日間中心所提供的各項活動,帶來希望及正向的生活訊息,獲他們百分百的滿意評價。line

2000

2000年,由此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的出現,延長了愛滋病感染者的壽命,善終服務的需求亦因而大減,本會暫停了善終服務,並設立了新的日間中心。嶄新的日間中心提供朋輩支援服務,並幫助患者正確服用藥物。有別一般駐院服務,日間中心重點為愛滋病患者提供關顧及心理支援,致力幫助他們重建自信及培養他們正面的態度。
作為服務愛滋病感染者的先驅,本會亦為超過3,000名公共及私營醫院的護士提供照顧愛滋病感染者的培訓,特別是「普及性預防措施」及「接納愛滋病感染者」的訓練。

line

2001

母嬰感染是愛滋病病毒感染途徑之一。自2001年9月起,愛滋病病毒抗體測試為孕婦於醫院管理局轄下的醫院或衛生署及婦產科診所接受產前檢查的其中一項服務。調查顯示,及早發現感染愛滋病病毒及接受治療,可降低三分之二母嬰感染的機會率。本會為香港唯一提供成功預防母親感染計劃的機構。當孕婦在產前檢查中確診為愛滋病感染者,本會將安排全面的服務,包括心理輔導、跟進「高效抗反轉錄病毒治療」(俗稱雞尾酒療法,HAART)進度、健康輔導及教導產前、後正的支援服務,直至確定嬰兒共沒有受被愛滋病病毒感染。由2001年至今,我們在所有預防母嬰感染的個案上取得百分之百的成功。line

2002

愛滋病感染者往往因缺乏信任及過往的經歷而拒絕求助。根據有關愛滋病感染者心理健康的研究指出,許多感染者存有面對性取向的困擾,他們往往無法於公眾場合表現自我、容易感到孤獨、自我價值偏低。
更有研究顯示,約百分之六十的愛滋病感染者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鬱病,遠較一般人口中約百分之五至十的比率高。其中,女性感染者患上抑鬱病的的機會更高於男性感染者兩倍。
不少感染者患病後,其身體健康每下愈況,他們不但失去工作能力,其經濟及健康狀況亦為家人或感染者本人帶來沈重的壓力及負擔,因而產生不同程度的家庭問題。line

2003

面對愛滋病的疫情,並沒有任何捷徑可以全完壓制。藥物治療固然重要,但感染者的心理健康亦同樣關鍵。愛滋病是透過人傳人感染的,要有效地抑制病毒擴散,首先從根本入手。愛滋病感染者可透過參與不同的治療小組及計劃,以改變他們自身的行為、生活習慣及態度,並持之以恆,才能有效地預防感染給他人。雖然透過改善感染者的心裡,配以藥物治療,可大大減低感染率,但必須要由具多元化及豐富經驗的機構執行,以維持感染者的信任及計劃的持續性。
根據臨床實驗證明,愛滋病患者若能在患病初期正確服藥,傳染病毒予伴侶的機會可減低至百分之九十六,其感染率亦可視為「極低風險」。line

2004

根據臨床測試,當愛滋病感染者正確接受高效抗反轉錄病毒治療(俗稱雞尾酒療法,HAART)後,其病毒傳染給他人的機會率相等候使用安全套。最新的治療方案更指出,當感染者體持續地監測體內的病毒指數及穩定地服接受「高效抗反轉錄病毒治療」,配合各方面的心理關顧與支持,其身體狀況可回復至一般人士的健康水平,並可重新投入社會。因此,當感染者開始接受「高效抗反轉錄病毒治療」後,相對的心理支援有助鼓勵、跟進及督導他們服藥的穩定性。line

2005

愛滋病藥物及關顧服務計劃是本港四項「特別預防計劃」的核心計劃之一,當中包括綜合治療中心的門診及社會服務、愛滋病病毒抗體測試及透過愛滋病熱線提供的輔導服務。
綜合治療中心是香港衛生署為愛滋病帶病毒者/患者提供臨床門診的主要地方,現時約有六成愛滋病個案經綜合治療中心處理,其餘則由伊利沙伯醫院及瑪嘉烈醫院處理。

line

2006

本會於2006年起開始「中港愛滋病培訓計劃」,目的為宣傳愛滋病服務及預防,並加強兩地在共同對抗愛滋病的合作。
河南省為本會重點關注的地區,亦為國內的愛滋病高發區。於九十年代初,當地非法收集血液的風氣非常流行。許多人在衛生環境極度惡劣及接觸沒有預先消毒的輸血器具下輸出或被輸入染有愛滋病病毒的血液,繼而感染其伴侶及下一代。此悲劇除了導致當地大批人士死亡外,更釀成數以千名兒童致孤。雖然這些孤兒會被送到寄養家庭或孤兒院,但他們仍需要各方面的輔導,以消除及克服心理創傷,回復正常生活。line

2007

根據《殘疾歧視條例》所載,愛滋病感染者是受到《殘疾歧視條例》所保障。法例可保障感染者免受僱傭、教育、服務及設施的提供與會社及體育活動範疇的歧視、騷擾或中傷。這些範疇的保障的適用範圍也擴及至與感染者有聯系的人士。醫院或診所不可以基於愛滋病毒感染/愛滋病患者拒絕醫治。感染/愛滋病患者及其家人與其他巿民一樣持有相同的申請資格獲得福利服務,他們在其健康狀況許可下,可以符合大多數工作的要求而履行職責的。如僱主因僱員是愛滋病毒感染/愛滋病患者而解僱他們,或得悉他的情況而加以迴避、騷擾或中傷則屬抵觸法例。line

2008

本會每年均舉辦「大愛同行」步行籌款活動,以提高公眾人士對愛滋病的關注,並籌集善款以支援本會繼續為愛滋病感染者提供的關顧、復康服務及預防母嬰感染計劃。活動給予各界人士參與,希望藉此成為年度的家庭活動,讓更多人攜手將預防愛滋病的訊息帶給全港。line

2009

面具可用之裝飾, 但對於愛滋病感染者, 卻是遮掩其身份之用。本會舉辦全港「面具設計比賽」活動,希望藉此鼓勵學生及公眾人士發揮創作精神,製作面具,從而反思愛滋病感染者在社會上普遍受到的歧視,對孤立無援的愛滋病感染者伸出援手。而部分面具已經由我們轉贈予各界人士,以進一步宣揚反歧視愛滋病運動的信息。line

2010

宏觀全球,男同性戀者感染愛滋病的機率持續較大眾人口偏高。更有統計顯示,部份國家首都的男男感染數字較全國大眾人口感染數字平均高出十三倍之多。男男感染數字在東亞國家,以至全球均有上升的趨勢。line

2011

每年的十二月一日為「世界愛滋病日」。世界各地的人都團結起來,為提高對愛滋病的關注、抑制病毒的擴散而努力。為嚮應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零感染、零歧視及零死亡」的目標,世界愛滋病的主題於2011至2015的主題為「回到零回(Getting to Zero)」,希望鼓勵大眾正確認識愛滋病,消除社會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標籤和歧視,讓有需要人士得以安心接受治療,最終控制其愛滋病。line

2012

愛滋病在過去三十年奪去了超過二千五百萬的性命,並持續成為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個重要議題。於2012年期間,世界各地共有約三千五百三十萬名愛滋病感染者。其中,亞撒哈拉是最受影響的地區,幾乎每二十名成年人便有一名為愛滋病感染者,佔整體人口的百分之六十九。
愛滋病測試是透過檢驗血液內是否含有愛滋病病毒抗體。現時,沒有可以完全根治的愛滋病療法,但當感染者接受高效抗反轉錄病毒治療(俗稱雞尾酒療法,HAART)以控制體內病毒後,他們亦可如常生活。line

2013

為了嚮應世界愛滋病日「回到零點(Getting to Zero)」及「零歧視」的主題,本會舉辦的「世界愛滋病日紅絲帶」相展,展出超過四千張相片。每一張相片的相中人均手持「我承諾,我不會歧視愛滋病人士」紅絲帶,寓意香港人對愛滋病感染者的關愛、支持與祝福,體現人間有情、雪中送炭的良好美德。這個活動涵蓋社會各個階層,表達公眾人士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接納和關懷。line

2014

今年為本會成立二十週年,但社會上對於愛滋病普遍認識不足,忽略非高危人士的感染機會。因此,本會今年致力發展公眾教育工作,希望能加強市民對愛滋病的關注,以建立「零新感染、零歧視、零愛滋病相關死亡」的未來為目標。
本地新一代插畫師Dorophy Tang為本會二十週年設計了紀念版「MILK MILK」錢罌,在各個活動中派發給市民,希望大家透過一天一天、一點一點累積愛與祝賀,並將之捐助予本會。為了提高社會對愛滋病的關注,今年本會參與了多次電台訪問,包括新城電台及香港電台的節目,更透過香港電台「社區服務廣播試驗計劃」,以廣播劇及訪問形式深入淺出講解愛滋病。NowTV的醫學節目「杏林在線」亦到本會日間中心進行採訪,介紹本會服務及會友所面對的心理障礙等。此外,本會更成功申請政府的電視宣傳時段,以無形的面具為題拍攝廣告,並已於2014年「世界愛滋病日」當天於各電視頻道上首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