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會友分享

27 sharing

愛滋病不等於濫交

最初我以為自己咳嗽了幾個月的原因是缺乏運動,接著又患上濕疹,先後分別使用中醫及西醫診療,卻未見痊癒,因此心情十分低落。有朋友暗示我去做血液檢查,當我去求診時,雖然不斷向自己說要有心理準備,但證實自己感染了這個病後,我很驚慌。

我與家人的關係很好,但他們不知道我是同性戀者,我亦不打算將真相告訴他們。我很不高興醫生問我有沒有濫交,難道因為這樣而應得這個病嗎?他要求我留院,當時我已經同時患上肺炎,身體迅速消瘦、行路乏力。

因為本身從事的行業對愛滋病頗敏感,老闆來探望我時,似乎已經懷疑我染上此病,我只有提出辭職。後來我轉做通宵班工作,有一晚我突然中風暈倒,當時半邊身不能行動,要住院個多月。我很驚慌、很不開心。我以前沒有儲蓄,因此很擔心自己以後的經濟。加上覺得醫護人員用有色眼鏡看自己,我當時常常會激動地哭起來。

中風影響我的行動力,行路變得左搖右擺的,我到活力中心進行了一年多的物理治療,努力克服自己的痛患,其間參加了中心的活動,認識了其他會友,我逐漸放開了心情,盡量不去鑽牛角尖。我有兩位知心朋友知道我的病,有他們的陪伴,至少讓我有苦水可吐的對象,不會太過孤獨。現在心裡都有一個大概藍圖,知道將來的路會是怎樣,我沒有太大壓力,反而至今仍然隱瞞家人,多少令我忐忑不安。

Previous TW Next 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