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會友分享

27 sharing

尋死不是出路

大約一年前的一個晚上,我獨自坐在窗台上,一隻腳已經伸出窗外,正準備了結殘身。我想不到因為一次肚痛入醫院,被驗出患上淋巴癌,住院做手術之後,又被醫生告知患上愛滋病,我難以相信,很想死,但如果跳下去不死,斷肢的話怎麼辦?而且血肉模糊地死...請不要笑我,我是愛美的,死的話也想完完整整。

帶著這樣混淆及無奈的心情,出院後我在九龍灣接受治療,那裡的社工將我轉介來活力中心。初時因為我的身體太過虛弱,抵抗力太差,為避免於社區接觸到細菌感染,我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家中,當時只有中心的外展護士嚴姑娘陪伴我,她向我講解很多有關愛滋病的知識及藥物用途。

我自少讀書不多,知識水平低,生活靠勞力維生,總算過得去,因病失業,經濟上便依靠綜援支持。我在家中排行最小,有哥哥和姊姊,得悉患上愛滋病時,我要求醫生告訴他們,幸好他們知道後沒有歧視我,反而支持及照顧我,尤其是我的姊姊,她不斷探訪和鼓勵我,嚴姑娘也關注到她的心理狀況,給予她同等的服務,讓她認識愛滋病之餘,更舒緩她心中的憂慮。唯一令我不開心的是我一向最信任的好友知道我患上愛滋病後便離我而去,連一個電話慰問都沒有,但我不會怪他。

到今天我仍然活著,經過一年的化療,我的身體情況好轉了許多,心情亦漸漸地平復過來,有時候中心會邀請我擔任義工,我開始鍛鍊身體,也常常探望姊姊,希望早日重返社會工作,自力更新。

Previous TW Next 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