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會友分享

27 sharing

再見!我的藥水瓶

大家好!我是一名愛滋病患者,今年十三歲。我喜歡藍色,愛好是畫畫,理想是希望成為畫家,此外,我還喜歡游泳、打羽毛球及踢足球。我身材矮小,瘦削無比,力氣不大,但腦子靈活。

可是,在我一歲的時候,母親不幸染上了愛滋病病毒,沒過多久,死神把她奪走了。可惡的愛滋病簡直像一隻可怕的寄生蟲,把我母親的血吸乾了,又向我撲過來,妄圖把那鋒利的毒牙插進我的全身。終於,我也染上了愛滋病,被送往瑪麗醫院治療,在長時間裡我只能靠藥物來控制病況。

當我三歲時,爸爸帶著我來到雲南昆明,就這樣,我開始我的新生活。雖然我居住大陸,我仍需回港覆診。自此我便獲得愛滋寧養服務協會的職員無限支援,他們不停地幫助我及每一位愛滋病兒童。

每當我看病時,他們會來看望!
每當我染病時,他們會來關心!
每當我不開心時,他們會來陪伴!
每當我無聊時,他們會來與我一起玩!
每當我有困難時,他們會來幫助!

他們對我的關心無微不至,特別是嚴姑娘,每天每時都驅寒問暖,因此我非常感謝她對我的關心與幫助。他們更為了我與父親每次來香港的交通及住宿費用專誠籌款。

當我三歲半時,我上了幼兒園,每位幼兒園裡的小朋友喜歡與我玩耍,我在幼兒園度過一個快樂的童年。六歲半時,我上小學一年級,小學的生活像是為我畫了一條起跑線,回香港就醫已經是家常便飯的事情,幾乎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調料了。

在小學一至三年級時,我的成績非常差,經常考取倒數的名次,成績每況愈下,後來轉校,成績才提高一丁點兒。

每次回香港是小包小袋的,一點也不起眼,可是當返回昆明時,我的行李車擠滿大包大袋,裡面裝的都是我的藥,一瓶一瓶的,這樣子來來回回,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爸爸都會少活個十年吧。

今年初我回來覆診,我一向服用的藥水竟然全部轉成藥丸,這意味著我不用再每次吃力地拿很多藥水瓶回昆明,行李變輕了,我高興得快要發瘋。我想藉此再感謝嚴姑娘及所有愛滋寧養服務協會的職員,是他們用汗水和心血換來今天的我,還有瑪麗醫院的招醫生,你的關心與幫助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祝
萬事如意!

Previous TW Next 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