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會友分享

27 sharing

男兒有淚不輕彈

我以前與朋友去玩,不會使用安全套,事後感染了性病,才去政府醫院求診,結果驗出感染了愛滋病。當時簡直是晴天霹靂,心情猶如跌進谷底,不知如何是好,內心不停亂想自己要怎樣死,又沒有人可以讓我傾訴,更沒有人會開解我,我亦不想告訴家人、朋友與同事知道,因為我知道自己接著會被人排斥。當時醫院方面要我覆診,本著橫豎要死的結果,我拒絕覆診。那時候,活力中心的護士接觸我,不過我總是不理會她們,有時候甚至冷言冷語對待。

幾年後,因為突然氣喘暈眩被送院治理,中心的高姑娘很耐心地陪我辦理住醫手續。當時我發病很嚴重,院方要通知家人,姊姊因此得悉我的病,她非常緊張我, 看見身邊的人如此關心自己,我便想通要好好地進行治療。

服藥初期,我出現許多幻覺,例如自己無端會開盡電視機和收音機的聲浪,在屋內走來走去;睡不著,常常亂發脾氣,但她們十分遷就我,用她們的方法接受我。 我知道她們非常辛苦。有一次我算錯了服藥時間在街上亂逛,突然藥力發作,幸虧高姑娘四處找我帶我回家。從行動不便到今天能夠追巴士,我能夠康復全賴她的提點和照顧。

以前自己什麼都要第一,雖然有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自己面對這個病時忍不住哭了。經歷過這些,即使只能說一兩句話,我會對大家說:不要不服藥、一定要用安全套。

Previous TW Next 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