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試驗計劃

本會參與了香港電台的「社區參與廣播服務試驗計劃」(CIBS),錄製了一個名為「愛知愛滋」的節目,以廣播劇及嘉賓訪問形式製作,以加深社會對愛滋病的了解,並提高對愛滋病的關注。透過不同感染者的故事,聽眾可以更深入了解愛滋病的具體情況,明白愛滋病已不再是八十年代的「死亡金字塔」。預防愛滋病,可以由自己出發,保護自己和身邊的人,共同締造零感染的未來。

節目由2014年10月起至2015年1月逢星期四晚上於數碼31台播出。如欲重溫節目內容,請瀏覽以下網址:
http://programme.rthk.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dab31/g0122_know_more_about_aids&p=6475

「愛知愛滋」節目詳細內容

第一集: 「上世紀的絕症」
香港首宗愛滋病病毒感染的確診案例為1984年。這些年來,有關愛滋病的防治工作不斷向前邁進。早於愛滋病確診案例發展初期,愛滋病感染者只能在不被同情的陰霾及痛苦下帶著遺憾離世。
line
第二集: 「甚麼是愛滋病?」
愛滋病感染者受病毒感染後,體內的免疫系統會逐漸減弱,身體會容易受到一般健康人士不會致病的病菌所感染(稱「伺機性感染」)及癌病的侵襲。愛滋病病毒同時在人體體液中游走及入侵免疫細胞 ,透過輸入感染者的血液、精液、陰道分泌物及母乳而傳染他人。安全性行為是預防感染愛滋病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現時,沒有可以完全根治的愛滋病療法,但當感染者接受高效抗反轉錄病毒治療(俗稱雞尾酒療法,HAART)以控制體內病毒後,他們亦可如常生活。
line
第三集: 「愛滋病現況概覽」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指出,愛滋病在過去三十年奪去了超過二千五百萬人的性命,並持續成為一個重要議題。於2012年期間,世界各地共有約三千五百三十萬名愛滋病感染者。

隨著許多西方國家在新增愛滋病感染個案上有穩定的趨勢,本港的新增感染比率卻不斷上升。根據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於2013年第三季公佈,該季度的新增感染數字為153宗。自1984年以來,即累積有6,198宗愛滋病病毒感染個案。感染數字較去年同期增加了10%,反映每日多於一人受感染。

宏觀全球,男同性戀者感染愛滋病的機率持續較大眾人口偏高。更有統計顯示,部份國家首都的男男感染數字較全國大眾人口感染數字平均高出十三倍之多。男男感染數字在東亞國家,以至全球均有上升的趨勢。
line
第四集: 「雞尾酒療法」
何大一博士於1996年發明了「高效能抗病毒治療」(俗稱雞尾酒療法,HAART)。有關治療是透過不同的藥物組合,運用多於一種藥物組合以作治療,使其發揮更大的效力,襲擊感染者體內處於生長期不同階段的病毒,從而抑止病毒的複製,維持身體的免疫力,避免可致命的伺機性感染,從而有效地控制及延緩感染者的病情進展,延長壽命。

「雞尾酒療法」的出現有效地改善活存率,降低愛滋病病毒傳染機會,更將愛滋病由絕症演變為慢性疾病。要達致成功的治療,患者必須嚴格遵守服藥規條,定時、定量、準確服藥,貫徹服藥計劃,才能減少治療失效及抗藥性的出現。

根據臨床實驗證明,愛滋病患者若能在患病初期正確服藥,傳染病毒予伴侶的機會可減低至百分之九十六,其感染率亦可視為「極低風險」。最新的治療方案更指出,當感染者體持續地監測體內的病毒指數及穩定地服接受「高效抗反轉錄病毒治療」,配合各方面的心理關顧與支持,其身體狀況可回復至一般人士的健康水平,並可重新投入社會。

雖然現今的醫學進步,約百分之四十的愛滋病感染個案是在患者因免疫力下降而產生併發症後才發現受感染。許多感染者,特別是女性,都是較後期才察覺自己從固定的性伴侶身上感染愛滋病病毒。另外,約百分之三十的愛滋病感染個案均未有與本地的公共愛滋病診所跟進病情發展。
line
第五集: 「物理治療的重要性」
愛滋病感染者當接受高效能抗病毒治療後,藥物的副作用或由病毒所引發的併發症令他們較易出現周邊神經病變的問題。物理治療服務能夠幫助他們維持獨立的自理能力及減低其身體受永久損害的機會,大大改善他們的肌肉軟弱無力等情況。他們的身體機得以改善,日常生活的自我照顧能力及其生活質素亦可大大提高,有助他們以最少的障礙重新投入社會。

除了物理治療外,培養定期運動或舒展身體的動作亦能有效,改善患者的身體狀況。
line
第六集: 「心理建設與輔導」
面對愛滋病的疫情,並沒有任何捷徑可以全完壓制。藥物治療固然重要,但感染者的心理健康亦同樣關鍵。愛滋病是透過人傳人感染的,要有效地抑制病毒擴散,首先從根本入手。愛滋病感染者可透過參與不同的治療小組及計劃,以改變他們自身的行為、生活習慣及態度,並持之以恆,才能有效地預防感染給他人。雖然透過改善感染者的心裡,配以藥物治療,可大大減低感染率,但必須要由具多元化及豐富經驗的機構執行,以維持感染者的信任及計劃的持續性。
line
第七集: 「零感染的未來」
母嬰感染是愛滋病病毒感染途徑之一。自2001年9月起,愛滋病病毒抗體測試為孕婦於醫院管理局轄下的醫院或衛生署及婦產科診所接受產前檢查的其中一項服務。調查顯示,及早發現感染愛滋病病毒及接受治療,可降低三分之二母嬰感染的機會率。當孕婦在產前檢查中確診為愛滋病感染者將被轉介,並會接受全面的服務,包括心理輔導、跟進「高效抗反轉錄病毒治療」(俗稱雞尾酒療法,HAART)進度、健康輔導及教導產前、後正的支援服務,直至確定嬰兒共沒有受被愛滋病病毒感染。
line
第八集: 「世界愛滋病日」
世界衛生組織的愛滋病規劃署公共資訊專員在1987年於瑞士日內瓦首度構思「世界愛滋病日」。這日子隨即更廣受國際公認,以提供機會讓大眾關注愛滋病、悼念已離世的患者,並為增加治療渠道及防治服務的成功而喝采。

可惜,社會上仍然存在各種歧視。大眾往往因不理解愛滋病感染者的處境及對感染途徑的無知恐懼,為愛滋病冠上不必要的「污名」。紅絲帶是代表關注愛滋病的國際標誌。戴上紅絲帶即表示你對愛滋病感染者的關心和接納。這個標誌於1991年在紐約市由一個名為Visual AIDS Artists Caucus的藝術家團體創造;這群藝術家被當時人們四處繫上黃絲帶,寄盼參與戰爭的官兵平安歸來的習俗啟發,選擇了代表血,激情,忿怒及愛的紅色,創作了紅絲帶徽誌。往後每年的「世界愛滋病日」,世界各地的人都團結起來,為提高對愛滋病的關注、抑制病毒的擴散而努力,並戴上紅絲帶以表達對感染者的支持。

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零感染、零歧視及零死亡」的目標,世界愛滋病的主題於2011至2015的主題為「回到零回(Getting to Zero)」,希望鼓勵大眾正確認識愛滋病,消除社會對愛滋病感染者的標籤和歧視,讓有需要人士得以安心接受治療,最終控制其愛滋病,並阻止病毒於社區擴散。
line
第九集: 「愛滋病的支援」
愛滋寧養服務協會在愛滋病信託基金政府委員會及凱瑟克基金支持下成立,目的為愛滋病感染者及其照顧者提供支援。當時,愛滋病並未為大眾所認識,亦被誤為高度傳染性疾病及能在非身體接觸的情況下受感染;由於愛滋病病毒的藥物仍未研發,感染愛滋病病毒尤如被宣判死刑。協會的家居護理服務藉著舒緩病人及其照顧者的情緒,幫助他們渡過困難時期,讓患者具尊嚴地走到生命的盡頭,其照顧者更可透過輔導舒緩喪親之痛。

隨著抗逆轉錄病毒藥物的出現,延長了愛滋病感染者的壽命,善終服務的需求亦因而大減,協會暫停了善終服務,並設立了新的日間中心。嶄新的日間中心提供朋輩支援服務,並幫助患者正確服用藥物。有別一般駐院服務,日間中心重點為愛滋病患者提供關顧及心理支援,致力幫助他們重建自信及培養他們正面的態度。
line
第十集: 「預防愛滋病」
公眾教育活動為有效抑制病毒於社區傳播中重要的一環。愛滋病感染個案近年有輕微上升的趨勢,但社會上仍然存在「隱形愛滋病感染者」,因為害怕或未有察覺身體機能日漸衰弱而未接受抗體測試。愛滋病感染者越早得悉自己的狀況,病情越能夠受到控制。不過,愛滋病的預防工作並不止於感染者,提醒社會人士注意自己的健康狀況,使用安全套、採取安全操施保護自己,未雨綢繆,因為一次的不留神已足以被感染。
學校的教育工作同樣重要。青少年及早接受有關預防愛滋病的資訊有助提高他們的警覺性並減低他們受感染的機會。從小接觸紅絲帶及鼓勵他們參與支持愛滋病感染者的活動,更能培養公眾以正面態度接納感染者。高危人士或感染者更不會因害怕歧視或無知而被不敢向醫護人員詢問或尋求協助。
line
第十一集: 「中港交流」
河南省為國內的愛滋病高發區。於九十年代初,當地非法收集血液的風氣非常流行。許多人在衛生環境極度惡劣及接觸沒有預先消毒的輸血器具下輸出或被輸入染有愛滋病病毒的血液,繼而感染其伴侶及下一代。此悲劇除了導致當地大批人士死亡外,更釀成數以千名兒童致孤。雖然這些孤兒會被送到寄養家庭或孤兒院,但他們仍需要各方面的輔導,以消除及克服心理創傷,回復正常生活。

中國內地的愛滋病規劃工作剛起步,絕大多數愛滋病感染者均不被社會、醫護人員甚至家人接納,或證實受感染後求助無援而感到絕望。香港由首宗確疹個案至今已有三十年,醫療、輔導等服務發展較為成熟,加強兩地在共同對抗愛滋病的合作有助內地發展適合的制度。隨著兩地緊密發展,香港的工作者亦能接觸更多不同類型的個案,減低兩地的感染數字。
line
第十二集: 「標籤背後 – 無形的面具」
愛滋病感染者往往因缺乏信任及過往的經歷而拒絕求助。根據有關愛滋病感染者心理健康的研究指出,許多感染者存有面對性取向的困擾,他們往往無法於公眾場合表現自我、容易感到孤獨、自我價值偏低。
更有研究顯示,約百分之六十的愛滋病感染者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鬱病,遠較一般人口中約百分之五至十的比率高。其中,女性感染者患上抑鬱病的的機會更高於男性感染者兩倍。
儘管愛滋病於不同國家的關注及主要受感染的途徑均有不同,但世界各地對於愛滋病仍抱存偏見及歧視。標籤的形成,分別源於種族、外貌或性取向的歧視外,更將之直接聯繫至普遍社會不接受的行為,如賣淫或吸毒。但云云感染者當中,不乏兒童被母親感染、夫妻互相感染或血液感染的個案。

在香港,愛滋病感染者是受到《殘疾歧視條例》所保障。法例可保障感染者免受僱傭、教育、服務及設施的提供與會社及體育活動範疇的歧視、騷擾或中傷。這些範疇的保障的適用範圍也擴及至與感染者有聯系的人士。醫院或診所不可以基於愛滋病毒感染/愛滋病患者拒絕醫治。感染/愛滋病患者及其家人與其他巿民一樣持有相同的申請資格獲得福利服務,他們在其健康狀況許可下,可以符合大多數工作的要求而履行職責的。如僱主因僱員是愛滋病毒感染/愛滋病患者而解僱他們,或得悉他的情況而加以迴避、騷擾或中傷則屬抵觸法例。
line
第十三集: 「AIDS Walk 大愛同行」
第一屆AIDS Walk 在1985年7月於美國洛杉磯舉行,超過4,000人參與,以行動表達對感受者的支持並提高公眾人士對愛滋病的關注。隨後,美國其他州及世界各地紛紛響應,出席的參加者由感染者家人及朋友、學生、市民至國際巨星及歌手等,將AIDS Walk發展成一項年度大型國際籌款活動。

在香港,愛滋寧養服務協會每年舉辦的AIDS Walk (「大愛同行」步行籌款) 更加入面具原素,藉舉辦全港「面具設計比賽」活動,鼓勵學生及公眾人士發揮創作精神,製作面具,從而反思愛滋病感染者在社會上普遍受到的歧視,對孤立無援的愛滋病感染者伸出援手,進一步宣揚反歧視愛滋病運動的信息外,參賽面具將會作展覽或贈予「大愛同行」步行籌款參加者之用。所有參加者在步行活動中戴上面具,以體驗無形面具帶給愛滋病感染者的壓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