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Document

香港电台社区参与广播服务试验计划

本会参与了香港电台的「小区参与广播服务试验计划」(CIBS),录制了一个名为「爱知爱滋」的节目,以广播剧及嘉宾访问形式制作,以加深社会对艾滋病的了解,并提高对艾滋病的关注。透过不同感染者的故事,听众可以更深入了解艾滋病的具体情况,明白艾滋病已不再是八十年代的「死亡金字塔」。预防艾滋病,可以由自己出发,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共同缔造零感染的未来。:

节目由2014年10月起至2015年1月逢星期四晚上于数码31台播出。如欲重温节目内容,请浏览以下网址:
http://programme.rthk.hk/channel/radio/programme.php?name=dab31/g0122_know_more_about_aids&p=6475

「爱知爱滋」节目详细内容

第一集: 「上世纪的绝症」
香港首宗艾滋病病毒感染的确诊案例为1984年。这些年来,有关艾滋病的防治工作不断向前迈进。早于艾滋病确诊案例发展初期,艾滋病感染者只能在不被同情的阴霾及痛苦下带着遗憾离世。
line

第二集: 「甚么是艾滋病?」
艾滋病感染者受病毒感染后,体内的免疫系统会逐渐减弱,身体会容易受到一般健康人士不会致病的病菌所感染(称「伺机性感染」)及癌病的侵袭。艾滋病病毒同时在人体体液中游走及入侵免疫细胞 ,透过输入感染者的血液、精液、阴道分泌物及母乳而传染他人。安全性行为是预防感染艾滋病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现时,没有可以完全根治的艾滋病疗法,但当感染者接受高效抗反转录病毒治疗(俗称鸡尾酒疗法,HAART)以控制体内病毒后,他们亦可如常生活。
line
第三集: 「艾滋病现况概览」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指出,艾滋病在过去三十年夺去了超过二千五百万人的性命,并持续成为一个重要议题。于2012年期间,世界各地共有约三千五百三十万名艾滋病感染者。

随着许多西方国家在新增艾滋病感染个案上有稳定的趋势,本港的新增感染比率却不断上升。根据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于2013年第三季公布,该季度的新增感染数字为153宗。自1984年以来,即累积有6,198宗艾滋病病毒感染个案。感染数字较去年同期增加了10%,反映每日多于一人受感染。

宏观全球,男同性恋者感染艾滋病的机率持续较大众人口偏高。更有统计显示,部份国家首都的男男感染数字较全国大众人口感染数字平均高出十三倍之多。男男感染数字在东亚国家,以至全球均有上升的趋势。
line
第四集: 「鸡尾酒疗法」
何大一博士于1996年发明了「高效能抗病毒治疗」(俗称鸡尾酒疗法,HAART)。有关治疗是透过不同的药物组合,运用多于一种药物组合以作治疗,使其发挥更大的效力,袭击感染者体内处于生长期不同阶段的病毒,从而抑止病毒的复制,维持身体的免疫力,避免可致命的伺机性感染,从而有效地控制及推迟感染者的病情进展,延长寿命。

「鸡尾酒疗法」的出现有效地改善活存率,降低艾滋病病毒传染机会,更将艾滋病由绝症演变为慢性疾病。要达致成功的治疗,患者必须严格遵守服药规条,定时、定量、准确服药,贯彻服药计划,才能减少治疗失效及抗药性的出现。

根据临床实验证明,艾滋病患者若能在患病初期正确服药,传染病毒予伴侣的机会可减低至百分之九十六,其感染率亦可视为「极低风险」。最新的治疗方案更指出,当感染者体持续地监测体内的病毒指数及稳定地服接受「高效抗反转录病毒治疗」,配合各方面的心理关顾与支持,其身体状况可回复至一般人士的健康水平,并可重新投入社会。

虽然现今的医学进步,约百分之四十的艾滋病感染个案是在患者因免疫力下降而产生并发症后才发现受感染。许多感染者,特别是女性,都是较后期才察觉自己从固定的性伴侣身上感染艾滋病病毒。另外,约百分之三十的艾滋病感染个案均未有与本地的公共艾滋病诊所跟进病情发展。
line
第五集: 「物理治疗的重要性」
艾滋病感染者当接受高效能抗病毒治疗后,药物的副作用或由病毒所引发的并发症令他们较易出现周边神经病变的问题。物理治疗服务能够帮助他们维持独立的自理能力及减低其身体受永久损害的机会,大大改善他们的肌肉软弱无力等情况。他们的身体机得以改善,日常生活的自我照顾能力及其生活质素亦可大大提高,有助他们以最少的障碍重新投入社会。

除了物理治疗外,培养定期运动或舒展身体的动作亦能有效,改善患者的身体状况。
line
第六集: 「心理建设与辅导」
面对艾滋病的疫情,并没有任何快捷方式可以全完压制。药物治疗固然重要,但感染者的心理健康亦同样关键。艾滋病是透过人传人感染的,要有效地抑制病毒扩散,首先从根本入手。艾滋病感染者可透过参与不同的治疗小组及计划,以改变他们自身的行为、生活习惯及态度,并持之以恒,才能有效地预防感染给他人。虽然透过改善感染者的心里,配以药物治疗,可大大减低感染率,但必须要由具多元化及丰富经验的机构执行,以维持感染者的信任及计划的持续性。
line
第七集: 「零感染的未来」
母婴感染是艾滋病病毒感染途径之一。自2001年9月起,艾滋病病毒抗体测试为孕妇于医院管理局辖下的医院或卫生署及妇产科诊所接受产前检查的其中一项服务。调查显示,及早发现感染艾滋病病毒及接受治疗,可降低三分之二母婴感染的机会率。当孕妇在产前检查中确诊为艾滋病感染者将被转介,并会接受全面的服务,包括心理辅导、跟进「高效抗反转录病毒治疗」(俗称鸡尾酒疗法,HAART)进度、健康辅导及教导产前、后正的支持服务,直至确定婴儿共没有受被艾滋病病毒感染。
line
第八集: 「世界艾滋病日」
世界卫生组织的艾滋病规划署公共信息专员在1987年于瑞士日内瓦首度构思「世界艾滋病日」。这日子随即更广受国际公认,以提供机会让大众关注艾滋病、悼念已离世的患者,并为增加治疗渠道及防治服务的成功而喝采。

可惜,社会上仍然存在各种歧视。大众往往因不理解艾滋病感染者的处境及对感染途径的无知恐惧,为艾滋病冠上不必要的「污名」。红丝带是代表关注艾滋病的国际标志。戴上红丝带即表示你对艾滋病感染者的关心和接纳。这个标志于1991年在纽约市由一个名为Visual AIDS Artists Caucus的艺术家团体创造;这群艺术家被当时人们四处系上黄丝带,寄盼参与战争的官兵平安归来的习俗启发,选择了代表血,激情,忿怒及爱的红色,创作了红丝带徽志。往后每年的「世界艾滋病日」,世界各地的人都团结起来,为提高对艾滋病的关注、抑制病毒的扩散而努力,并戴上红丝带以表达对感染者的支持。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零感染、零歧视及零死亡」的目标,世界艾滋病的主题于2011至2015的主题为「回到零回(Getting to Zero)」,希望鼓励大众正确认识艾滋病,消除社会对艾滋病感染者的标签和歧视,让有需要人士得以安心接受治療,最终控制其艾滋病,并阻止病毒于小区扩散。
line
第九集: 「艾滋病的支援」
爱滋宁养服务协会在艾滋病信托基金政府委员会及凯瑟克基金支持下成立,目的为艾滋病感染者及其照顾者提供支持。当时,艾滋病并未为大众所认识,亦被误为高度传染性疾病及能在非身体接触的情况下受感染;由于艾滋病病毒的药物仍未研发,感染艾滋病病毒尤如被宣判死刑。协会的家居护理服务借着舒缓病人及其照顾者的情绪,帮助他们渡过困难时期,让患者具尊严地走到生命的尽头,其照顾者更可透过辅导舒缓丧亲之痛。

随着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出现,延长了艾滋病感染者的寿命,善终服务的需求亦因而大减,协会暂停了善终服务,并设立了新的日间中心。崭新的日间中心提供朋辈支持服务,并帮助患者正确服用药物。有别一般驻院服务,日间中心重点为艾滋病患者提供关顾及心理支持,致力帮助他们重建自信及培养他们正面的态度。
line
第十集: 「预防艾滋病」
公众教育活动为有效抑制病毒于小区传播中重要的一环。艾滋病感染个案近年有轻微上升的趋势,但社会上仍然存在「隐形艾滋病感染者」,因为害怕或未有察觉身体机能日渐衰弱而未接受抗体测试。艾滋病感染者越早得悉自己的状况,病情越能够受到控制。不过,艾滋病的预防工作并不止于感染者,提醒社会人士注意自己的健康状况,使用安全套、采取安全操施保护自己,未雨绸缪,因为一次的不留神已足以被感染。
学校的教育工作同样重要。青少年及早接受有关预防艾滋病的信息有助提高他们的警觉性并减低他们受感染的机会。从小接触红丝带及鼓励他们参与支持艾滋病感染者的活动,更能培养公众以正面态度接纳感染者。高危人士或感染者更不会因害怕歧视或无知而被不敢向医护人员询问或寻求协助。
line
第十一集: 「中港交流」
河南省为国内的艾滋病高发区。于九十年代初,当地非法收集血液的风气非常流行。许多人在卫生环境极度恶劣及接触没有预先消毒的输血器具下输出或被输入染有艾滋病病毒的血液,继而感染其伴侣及下一代。此悲剧除了导致当地大批人士死亡外,更酿成数以千名儿童致孤。虽然这些孤儿会被送到寄养家庭或孤儿院,但他们仍需要各方面的辅导,以消除及克服心理创伤,回复正常生活。

中国内地的艾滋病规划工作刚起步,绝大多数艾滋病感染者均不被社会、医护人员甚至家人接纳,或证实受感染后求助无援而感到绝望。香港由首宗确疹个案至今已有三十年,医疗、辅导等服务发展较为成熟,加强两地在共同对抗艾滋病的合作有助内地发展适合的制度。随着两地紧密发展,香港的工作者亦能接触更多不同类型的个案,减低两地的感染数字。
line
第十二集: 「标签背后 – 无形的面具」
艾滋病感染者往往因缺乏信任及过往的经历而拒绝求助。根据有关艾滋病感染者心理健康的研究指出,许多感染者存有面对性取向的困扰,他们往往无法于公众场合表现自我、容易感到孤独、自我价值偏低。
更有研究显示,约百分之六十的艾滋病感染者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病,远较一般人口中约百分之五至十的比率高。其中,女性感染者患上抑郁病的的机会更高于男性感染者两倍。
尽管艾滋病于不同国家的关注及主要受感染的途径均有不同,但世界各地对于艾滋病仍抱存偏见及歧视。标签的形成,分别源于种族、外貌或性取向的歧视外,更将之直接联系至普遍社会不接受的行为,如卖淫或吸毒。但云云感染者当中,不乏儿童被母亲感染、夫妻互相感染或血液感染的个案。

在香港,艾滋病感染者是受到《残疾歧视条例》所保障。法例可保障感染者免受雇佣、教育、服务及设施的提供与会社及体育活动范畴的歧视、骚扰或中伤。这些范畴的保障的适用范围也扩及至与感染者有联系的人士。医院或诊所不可以基于艾滋病毒感染/艾滋病患者拒绝医治。感染/艾滋病患者及其家人与其他巿民一样持有相同的申请资格获得福利服务,他们在其健康状况许可下,可以符合大多数工作的要求而履行职责的。如雇主因雇员是艾滋病毒感染/艾滋病患者而解雇他们,或得悉他的情况而加以回避、骚扰或中伤则属抵触法例。
line
第十三集: 「AIDS Walk 大爱同行」
第一届AIDS Walk 在1985年7月于美国洛杉矶举行,超过4,000人参与,以行动表达对感受者的支持并提高公众人士对艾滋病的关注。随后,美国其他州及世界各地纷纷响应,出席的参加者由感染者家人及朋友、学生、市民至国际巨星及歌手等,将AIDS Walk发展成一项年度大型国际筹款活动。

在香港,爱滋宁养服务协会每年举办的AIDS Walk (「大爱同行」步行筹款) 更加入面具原素,藉举办全港「面具设计比赛」活动,鼓励学生及公众人士发挥创作精神,制作面具,从而反思艾滋病感染者在社会上普遍受到的歧视,对孤立无援的艾滋病感染者伸出援手,进一步宣扬反歧视艾滋病运动的信息外,参赛面具将会作展览或赠予「大爱同行」步行筹款参加者之用。所有参加者在步行活动中戴上面具,以体验无形面具带给艾滋病感染者的压力。

Comments are closed.